欢迎访问dafa888!

首页科技正文

赛车游戏中「虚拟」与「现实」的差距,真实赛车选手跑电竞赛事却丢了真正的工作?

dafa8882020-07-316

赛车游戏中「虚拟」与「现实」的差距,真实赛车选手跑电竞赛事却丢了真正的工作? 第1张

2020年因为疫情,几乎所有的赛事都选择延期或停办,也使赛会注意到线上竞赛的可能性。没有赛事可以举办的情况下,电竞赛车成了车迷们关注的焦点。本文将探讨电竞赛车与真实世界的差异,并介绍近年值得关注的赛事。

与真实赛车运动的差异

去年度 (2019) World's Fastest Gamer的冠军James Baldwin (@Jaaames)投入真实赛车,加入前F1冠军Jenson Button成立的Jenson Team Rocket RJN车队,角逐欧洲的GT系列赛。他日前于Driver61频道分享了由电竞转往真实的心路历程,以及模拟赛车与真实世界中遭遇的不同挑战。

  • 真实性

模拟器的物理运算有极限,但现今的模拟器已经可以提供相当接近真车的操控感受,对于赛道学习、路线调整非常有帮助。但真实世界的提供的感观资讯量还是远胜模拟器,车手在驾车时不仅可以运用视觉,触觉、听觉、甚至是嗅觉都能帮助车手感受赛车的一举一动。

在模拟器中感受不到G力也是两者最大的差异之一,G力除了带给身体负担之外,也是让车手了解赛车状态的途径,让车手能借由身体感受快速修正操驾的错误。「人车一体」使的车手能立即感受到车辆的动态,更有信心去攻略每一个弯道。

最后是视觉深度的差异,这对于使用单萤幕的玩家影响最深,单萤幕除了无法表现视觉深度,视野也会受到非常大的限制。如果拥有三萤幕或VR等设备,视野的调整就相当重要,因为习惯错误的视角或是视野后需要花许多时间才能校正。

赛车游戏中「虚拟」与「现实」的差距,真实赛车选手跑电竞赛事却丢了真正的工作? 第2张 ▲ James Baldwin认为现在的设备并无法100%复制真实世界的感受,但未来随着科技的进步,是相当有可能出现这样的设备。(图片来源:World's Fastest Gamer)

  • 练习时间

真实的赛事中,练习时间是十分珍贵的。除了成本考量之外,各项赛事都由严格的练习时间规定,只能在指定的时间内下赛道练习,GT3等级的比赛大约只有3~4小时的练习时间,若有两位车手的话时间还要折半。

模拟器不考虑睡眠的话可用的练习时间接近无限,还不必考虑天气、成本的众多因素。电竞车手常能在比赛前进行约150~300小时的练习,对比真实比赛,差异非常巨大。

  • 安全性

赛车运动历经百年的演进,竞赛的安全性大幅提升,国际汽车联盟(FIA)制定的竞赛规则也是以安全为前提,今日的车手已经不必再为了速度而玩命,但赛车常以动辄时速300公里的速度前进,仍然有一定的风险。

赛车游戏中「虚拟」与「现实」的差距,真实赛车选手跑电竞赛事却丢了真正的工作? 第3张现代赛车的车体都经过大量强化,保护车手的安全。(图片来源:BMW集团)

显而易见的,待在冷气房内房比起上赛道安全许多,玩家只需要面对(相对)微小的风险,例如用眼过度、手部运动伤害、忘记吃饭,或是长时间维持坐姿带来的影响。

因为电竞赛车不用考虑行驶的安全性,可以做出非常接近极限的成绩,甚至藉著无数次冲出赛道找到赛车的极限,但现实中安全必须被摆在首位,碰撞除了造成大量的金钱损失,还可能因此受伤,这样的差异也造就了竞赛风格的不同。

  • 体能要求

赛车运动除了考验车手的操驾技巧,对车手的体能也非常要求。赛车手常常要穿全身包紧紧的防火赛车服,在烈日下奋战数个小时。赛车过湾时车手需要承受超过3倍的重力(甚至达到5G),除了对颈部肌肉是相当大的负荷,对其他脏器也是不小的负担。

车手必须要在高压力、高身体负荷的情况下精确的进行操作,容不下一丝松懈,因为就算是一瞬间的失误,都有可能造成意外。

赛车游戏中「虚拟」与「现实」的差距,真实赛车选手跑电竞赛事却丢了真正的工作? 第4张专业车手都要进行严格的体能训练、饮食管理,才能承受比赛中的各种压力与挑战。(图片撷取自:YouTube @Daniel Ricciardo)

  • 竞争程度

电竞赛车有一点是在真实赛事中较难做到的,就是跨级距、跨领域的竞争。除了成为职业车手本身的门槛极高,赛车运动的比赛级距也是壁垒分明,车手持有的执照更会影响能参加的比赛。

然而电竞赛车入门门槛低,有大量的普通玩家、专业电竞车手、真实车手投入,能够进入顶尖赛事的车手成绩都非常接近,因此电竞赛车的竞争程度决不会比真实世界的比赛低,甚至因为参与的竞争者更多而超过一些真实的赛事。

  • 成本

成本上的巨大差异,也是车队会使用模拟器的原因。成本不只来自价格高昂的赛车,车辆在赛道上奔驰的每一公里都会是一大笔开销(GT3厂车每公里运行成本常超过20欧元),光是GT3等级的赛式,一套伦胎的成本就超过1500欧元,还得算上人力、运输、耗材、参赛费用等开销。

  • F1 Esports 系列赛,平台:F1 2019

F1因应疫情冲击,增加了Virtual Grand Prix系列比赛,将取消或延期的比赛改为电竞的形式进行,除了能见到现役的F1、F2、F3车手共同竞争,比赛还邀请了前WRC世界冠军 Petter Solberg等不同领域的赛车好手。

最重要的是,为了增加可看性,比赛中的赛车性能完全一致,Williams车手George Russell终于能摆脱车辆的性能差异,一举拿下VGP系列赛总冠军,摆脱2019年一分未得的阴霾。

  • F1 "Not the ... GP"系列赛,平台:F1 2019

Veloce Esports主办,除了有部分现役车手、实况主参与,更邀请了DJ、其他领域的运动员同台较劲,包含足球、高球界的明星一同参与,这才发现许多球星心中都有个赛车魂。

  • 24 Hours of Le Mans Virtual,平台:rFactor 2

今年原订于6/13-14举办的利曼24小时耐力赛,因为疫情延期,以虚拟赛事替代,由4位车手一组,共同完成长达24小时的比赛。

比赛包含完整的日夜、天气变化,需要考虑油耗、轮胎磨损与进站策略。利曼转为电竞比赛可不是闹著玩的,赛会规定每队至少要两位车手拥有FIA认证的赛车执照,包含多位F1赛车明星都有参与。

  • eSports WRC Championship,平台:WRC 8

世界拉力锦标赛(World Rally Championship)是世界上最高别的拉力系列赛事,不同于场地赛,拉力赛事的路线可不是赛道上铺的高级柏油路面,而是伴随泥泞、积水与坑洞。

只要拥有PC、XBOX、PS4任一平台的WRC 8,都能参与这个与Toyota Gazoo Racing合作举行的竞赛,冠军可以得到一台Toyota GR Yaris!同时FIA也祭出了Rally Star计画,限定25岁以下的年轻玩家参赛,利用电玩选拔出具有潜力的车手,投入真实拉力赛事。

  • iRacing eSports系列赛,平台:iRacing

因为iRacing本身就是以线上竞赛为主轴的月费制游戏,加上良好的车手评分系统、严谨的竞赛规则,iRacing不仅是许多车手线上切磋的交流平台,也非常适合举办比赛。

iRacing每年都会定期举办内容丰富的比赛,包含保时捷超级杯、eNASCAR可口可乐杯等等顶尖赛事,也会举办单次竞赛10小时、24小时不等的耐久赛事活动,吸引许多电竞界与真实世界的顶尖车手参赛。

McLaren G 系列挑战赛的第二赛季于7/20 ~ 8/30举行,玩家只要有Project Cars 2就能参与,获得优胜的玩家能驾驶McLaren超跑,并接受F1车手Lando Norris的驾驶指导。

赛车游戏中「虚拟」与「现实」的差距,真实赛车选手跑电竞赛事却丢了真正的工作? 第5张举办电竞赛事除了宣传游戏,也提供许多有天赋的玩家机会投身赛事的机会。(图片来源:@McLarenShadow)

James Baldwin认为当电竞车手坐进驾驶舱后,其实比外界想像中的还要容易上手,适应真实的驾驶环境后,很快的就能做出好的单圈(当然事前的体能、驾驶训练不可少)。

虽然有大量的参赛者投入电竞赛车比赛,但真的能坐进赛车座舱的人并不多,但也有不少人真实竞赛中拿下好成绩, GT Academy选拔出身的Jann Mardenborough就在Nissan Motorsport的栽培下拿下不错的成绩

Jann Mardenborough是2011年的GT Academy冠军,转往现实赛事后实力依旧不凡,曾站上利曼24小时大赛的颁奖台,他至今仍在赛道上奋斗。

随着大众对电子竞技的接受度提高,许多知名车队、车手都成立旗下的电竞车队,培育有潜力的新一代车手,如McLaren车队的Shadow Project、FE车手Jean-Éric Vergne与Veloce Esports共同创立的Veloce Racing等等。

赛事主办、车厂、车队、游戏厂商都会不定期举行全球性的挑战赛,除了能够让玩家与世界上的高手一决胜负,也让有天分的高手有机会被发掘。

真实车手除了会在车队的模拟器上练习、收集数据,也常在闲暇时玩模拟器当娱乐。F1车手Lando Norris与Max Verstappen同时也是iRacing的顶尖玩家,两人虽然在F1的围场中分属不同的队伍,但在电竞领域中同是效力于Team Redline车队的战友,他们多次搭档,在iRacing的顶级赛事中拿下胜利。

Lando Norris身兼F1车手与实况主,不管在虚拟与现实都是顶尖车手,他的Twitch帐号拥有超过50万名追踪。年仅20岁的他,在2020年F1赛季的开幕战夺下季军,拿下生涯首次颁奖台。

来自南非的GT3车手David Perel,除了在赛车场上有亮眼的成绩,在模拟赛车领域也有相当耕耘。他热衷于电竞赛事,除了参与Assetto Corsa Competizione的开发,也时常在YouTube上分享赛车的技巧。今年更成立Coach Dave Academy,提供模拟器的一对一专业教学、车辆设定指南、比赛分析等服务

赛车游戏中「虚拟」与「现实」的差距,真实赛车选手跑电竞赛事却丢了真正的工作? 第6张David Perel投入教练工作,成立Coach Dave Academy,希望将模拟赛车的专业性提升至新的领域。(图片来源:@davidperel)

有些真实车手在电竞界依然强势,却也有车手因为跑电竞赛事而丢了工作。

德国车手Daniel Abt在5月23日时参加FE电竞联赛时,被第二名的车手Stoffel Vandoorne怀疑找代打作弊,原因是他整场比赛都遮著脸,还以网路问题为由拒绝赛后访问。

原来Daniel Abt找了电竞车手Lorenz Hoerzing当代打,才会用刻意用器材把脸挡住。他因为此举被需要捐款1万欧元、取消所有积分。随后甚至连所属的奥迪车队(Audi Sport ABT Schaeffler)都祭出无限期禁赛的处罚,一场虚拟竞赛让他丢了真实世界的工作。(不过5个月后他又被NEO车队签下,取代因疫情无法出赛的中国车手马青骅)

Daniel Abt事后发表道歉声明,仍遭奥迪车队禁赛。

虽然部分车手认为这样的处罚过重,但追根究柢,找代打除了不尊重赛会与其他选手,更严重违反了赛车运动的精神,Audi车队才作出如此强硬的决定。

结语

电竞赛车也带给了许多热爱赛车的玩家无限想像,除了能在游戏中驾驭心目中的梦想车款,感受驾驶的乐趣,有天赋的玩家还有机会被车队提拔,投身赛事,模拟器的发展可说让赛车运动更有机会平民化。

电竞赛车也可能会成为车手于车迷互动的新形式,许多车迷的梦想就是与偶像一起奔驰在赛道上,电竞平台提供了这样的可能,未来的车迷活动,搞不好能办一场线上竞赛,让玩家「近距离」感受车手在赛道上的风采。

随着科技的进步,也许未来模拟器能够还原更完整的驾驶体验,让真实与虚拟的界线更模糊,就算无法在真实的赛道上奔驰,电竞赛车也拉近了我们与赛车手的距离。

资料来源:

How Different Are Sim Racing & Real Racing?

Norris: Sim racers won't have big edge when racing starts

The Laws of Physics: Why SIM Racing Can Never Be as Hard as the Real Thing

(首图素材来源:Assetto Corsa Competizione / Ferrari)

乐高《超级玛利欧》系列 8 月台湾开卖,台北国际 ACG 博览会抢先体验

乐高集团与任天堂公司合作,全新系列「乐高超级玛利欧」将于 8 月 1 日正式上市,台湾乐高抢先于 7 月 30 日起在 2020 台北国际 ACG 博览会设立活动摊位,打造专属乐高超级玛利欧的互动体验,现场不仅展示全系列产品,更从丹麦总部直送乐高玛利欧与超级蘑菇 3D 积木模型,打造巨型互动区邀请消费者化身乐高玛利欧人偶,真实体验游戏历程。 乐高集团与任天堂公司携手推出全新系列「乐高超级玛利欧」,4 月首度开放预购即引起乐高迷与任天堂迷踊跃讨论,台湾乐高今年再度进军台北国际 ACG 博览会,在全系列产品于 8 月 1 日正式上市之前,首度全数展示全系列产品,提供消费者抢先体验机会。 2020 台北国际 ACG 博览会于 7 月 30 日于台北世贸一馆展开,现场活动摊位不仅将展示包含乐高玛利欧冒险主机、10 组扩充盒组与 4 种玛利欧 Power-up 套装、1 组角色组合包以及 LEGO Nintendo Entertainment System 在内全系列共 17 组盒组,更将混合多组扩

网友评论